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玉文的博客

请全社会给学校教育和孩子成长真诚的爱护!

 
 
 

日志

 
 
关于我

永远的中师生,自学成才,曾经很想当一辈子幸福的中小学老师,但天不从人愿,只好走出来。现供职于西南大学教育学院,继续当老师,不过是当未来老师的老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语文教育,如何是好!  

2010-10-05 10:46:23|  分类: 原创-学术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玉文

作为教过中小学、现在又继续和中小学教育工作者打交道的人,我有时候很怕因言获罪的。这罪倒也上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连《治安处罚条例》也够不着,但依然很让人提裤蹑着嗓子小心翼翼慢条斯理的。系里组织大家到实验学校去听课,是不好不去听的,仿佛很有意思的课似的,——听了不发表意见心里又堵,发表吧,也是纠结得很——假话不想说,真话又真的很得罪人很得罪人。记得攻博时也是和大家一起去听课,回来后大家都在那里说北京的教师怎么怎么厉害,如果是自己断然是到不了这境界的。老师看着我,意思是叫我也发表点意见。我期期艾艾终于冒了一句“这也叫好课啊”,于是导师瞪了眼睛啊了一声。于是后来我就被老师以为“你在中小学工作了很多年,怎么看不出来呢”。

的确看不出来,——我从来就反对照本宣科,也反对语文教师只教学生读读课本,甚至连课本都没有读通透。但每次听课,都是听讲读课,听很有面子的老师们非要很有面子地让孩子们痛哭流涕,发表道德高论,表决心、忠心、爱心,唯独不见真心。听这样的课,恨不得变个飞蛾飞到外面去呼吸两口自然的空气才可以回过阳来。

小时候最幸福的是每学期领了新书,晚上在油灯下翻读语文课本,一个字一个字地、一副画一幅画地让人觉得犹如东海龙宫夜明珠,具有超凡的魔力,也因此爱上了读书,对白门书生也有了比黄金白银、朱门罗绮更多的敬意和爱意。

及至岁长,看多了,读多了,听多了,辨多了,才发现当年读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我最爱拿《鸟的天堂》和《论雷峰塔的倒掉》来说事儿。《鸟的天堂》是巴金先生民国年间到广东江门参观一棵“独木成林”的大榕树后写下的一篇游记。原文将近1400字,以人物活动为线索,将“鸟的天堂”周边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都写得清清楚楚,一目了然,读者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人与大自然的和谐相处和大自然深处那可以言说但又游离言语之外的美妙。进入小学课本后,不足千字,编者真是吃饱了干饭好干事,有的是力气,大刀阔斧,摧花辣手拂过处皆是红英凋落,剩在枝头的都是毫无生气的枝叶。而且由于删减过度,叙述的跳跃性过大,课文很多地方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比如“我”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不知道;我们看的大榕树到底在哪里,也不知道;“昨天是我的眼睛骗了我”从何说起,还是不知道。原文把这些交代清楚了,就不用读者(学生)去瞎猜。有时候我就想,我们的教材编撰者咋就那么不信任孩子的智力和阅读能力,1400字比1000字又多了多少个字要让孩子们弓着腰走路?还是担心原文会有其他“不健康”信息会毒害孩子的心灵?——何不踢出教材得了!又不是。你要选某人的作品,就老老实实让它全身进来,何必要设个你自己的框子呢?

至于《论雷峰塔的倒掉》之所以被我这小鸡肚肠拿来说事,是因为我问很多大学生学这篇文章时老师是否主动介绍过《再论雷峰塔的倒掉》,而他们的回答几乎都让人泄气——没有。雷峰塔的倒掉是上个世纪20年代很重要的文化事件,许多文化人都从自己的立场发表过文字,而鲁迅先生却发表了两篇文字,进入初中语文课本的是其中一篇,另一篇是《再论雷峰塔的倒掉》。该文讲了国民的种种劣根性,如求完满的“十景病”、只破坏不建设的“自私病”、表扬贞节烈妇的“软骨病”(男人没能力保护女人,于是就希望女人在面对强敌时宁死不屈一死了之)、希望再造雷峰塔的“怀旧病”等,作者希望,能在瓦砾场上有革新的破坏者,因为他不只是破坏,还有建设。他不是寇盗奴才,而是心怀理性之光、破旧立新的建设者。要说文字的社会意义和历史意义,我倒觉得《再论》比《论》要高很多。某些文字今天读来仍有很强的时代气息,如“岂但乡下人之于雷峰塔,日日偷挖中华民国的柱石的奴才们,现在正不知有多少”、“  凡这一种寇盗式的破坏,结果只能留下一片瓦砾,与建设无关”、“不过在戏台上罢了,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无破坏即无新建设,大致是的;但有破坏却未必即有新建设”等。学校不是要反对学生早恋么?干吗要选《论》呢?学生读了后不也会说“老师本应该只管自己念经。小敏自迷小明,小明自娶妖怪,和别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放下经卷,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怀着嫉妒罢,——那简直是一定的”。我看也确实是怀着嫉妒吧!但现在的问题是,念经的连经书有几卷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论雷峰塔的倒掉》,不知道《再论雷峰塔的倒掉》呢,自然也不知道雷峰塔倒掉时的社会生态了。

新世纪的教改,宏大话语,谓之“概念重建”,满以为会有一番新气象,孰料十年功夫, 除了商业触角延伸到每个角落外,唯有脂粉气、奶黄味加透视装,装嫩、装憨、装无辜,别无长物。信息化时代,读书的硬件条件早已不是问题,唯有街头巷尾都是麻将,屋里屋外浸染铜臭。这都罢了,重新审视语文教材,惨不忍睹,听课评课,百虫噬心。唯有某些人还沾沾自喜,邀功自赏。

写着写着,突然觉得无聊。只是想起心里一再想起的那句话:我的孩子,绝不拿给这样的人去教,不让他读被弱智之手篡改过的文字。但转念一想,又悲从中来——他该读些什么?他该被谁教?即便我有精力教他,唯我们又没有the system for home schooling;如果有,我真的愿意从语数外一应教我的孩子。启蒙不了别人,也不需要启蒙别人,但我不希望孩子继续在洞穴里。

我相信,新一代的教材和语文教师不会这样的,它们应该有新的灵魂,有新的面貌,有新的动力和外部表现,使我的孩子还有孩子的孩子多年以后不会为当年灯下彻夜看书感到羞愧,不会因为参与了一堂“表演课”、“汇报课”而感到悔恨,他们应该面对真的词语,用真的心、真的口和真的手铺开真的语文教育图卷。他们应该感到骄傲,灯下看书本来是春天夜雨中的竹笋在长高,面对几十双审视的睛讲述心中的“渔夫和金鱼的故事”,那是竹笋在晨光里向天空致敬。

我想,这样的语文教育,才是好的,是可以给孩子们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同时发布于398506693.qzone.qq.com。】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