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玉文的博客

请全社会给学校教育和孩子成长真诚的爱护!

 
 
 

日志

 
 
关于我

永远的中师生,自学成才,曾经很想当一辈子幸福的中小学老师,但天不从人愿,只好走出来。现供职于西南大学教育学院,继续当老师,不过是当未来老师的老师。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为什么敬重约翰·杜威——因为他冷峻的天真  

2010-08-11 17:30:35|  分类: 学习和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玉文(西南大学教育学院)

    所有的美国人在其他国家的人眼里都是天真的。即便是拿着机关枪满世界侵略的大兵也不例外。但我更相信,有一些美国人是真正很天真而且天真到让人笑不出来。教育哲学家约翰·杜威就是这样的人。

   想想我们某些先生对传统教育的批判,再重读一下半个世界前杜威先生反复提及的那些传统教育的弊端及其根源,就会觉得数十年来,教育学界是多么需要一位像杜威先生这样将天赋、勤奋和后天良好的学术环境有机结合的思想家来重新审视我们今天的教育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未来路在何方。没有天赋,所有的努力充其量不过是一小步一小步地前进,终究会被更强大的世俗力量所淹没,唯有天才是不可能被淹没的。而勤奋将把上帝赋予的天赋充分表现出来,作用于我们这个需要不断刺激和揭露的世界,让它变得更加阳光和美好,更有生机和令人兴奋的表象。失去了勤奋,天赋终究会暗淡无光。怀有天赋的人如果不努力表现出天赋,从个人来说无疑是自私的,但自私的根源除了追究人普遍的劣根性(天才也不例外)之外,还应当考察这个人所在的社会环境。思想家在今天首先是以学术家的面目出现的。如果社会本身是很浮躁的,而学术环境充满了更令人不安的因素,天才有理由将天赋带进坟墓。但是,这样的天才终究还不是天才。

    而杜威是真正的天才,教育学界的天才。

   杜威说:“我相信一切教育都是通过个人参与人类的社会意识而进行的。……世界上最正式的、最专门的教育确实是不能离开这个普遍的过程。这种教育只能按照某种特定的方向,把普遍的教育过程加以组织或者分化。”(附英文原文:I believe that all education proceeds by the participation of the individual in the social consciousness of the race. … The most formal and technical education in the world cannot safely depart from this general process. It can only organize it or differentiate it in some particular direction.)(《我的教育信条》)   

    杜威又说:“每个教师应当认识到他的职业的尊严;他是社会的公仆,专门从事于维持正常的社会秩序并谋求正确的社会生长。这样,教师总是真正上帝的代言者,真正天国的引路人。”(I believe that every teacher should realize the dignity of his calling; that he is a social servant set apart for the maintenance of proper social order and the securing of the right social growth. I believe that in this way the teacher always is the prophet of the true God and the usher in of the true kingdom of God.)(《我的教育信条》)这是早期杜威对教师职业很乐观的认识和呼吁。教师当中的绝大多数人(不必指望所有人)要真能努力靠近这样的要求,美国、中国或任何其他现代民主国家的学校教育就不会持续地遭受今天这样巨大的非议,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教师作为一种职业不但具有真正良好的职业声望,而且物质回报和众所周知的俗世荣华都会源源不断呈送到每一位教师面前来。

    再看看杜威对卢梭的评价:“卢梭一生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有许多是愚蠢的。但他认定教育应当根据受教育者的天赋能力,研究儿童以发现这些天赋的能力,这种主张却是现代一切发展教育事业的努力的基调。”(《明日之学校》)

    杜威希望,“为了提醒社会认识到学校奋斗的目标,并唤起社会认识到给予教育者充分的设备来进行其事业的必要性,坚持学校是社会进步和改革的最基本的和最有效的工具,是每个对教育事业感兴趣的人的任务。”(《我的教育信条》)“教育不是惟一的工具,但它是第一的工具、首要的工具、最审慎的工具。通过这种工具,任何社会团体所珍视的价值,其所欲实现的目标,都被分配和提供给个人,让其思考、观察、判断和选择。”(《人的问题》)

    杜威指出,“民主主义不仅是一种政府的形式;它首先是一种联合生活的方式,是一种共同交流经验的方式。”(《民主主义与教育》)这比“民主”一直只是在政治哲学里讨论而言,是非常巨大的思想进步。我们曾经天真地以为,只要有了民主的政治体制就必然是民主的时代。实则不然。民主,要看每个人在生活中用了多少力气来践行它,而不是看它在法律文本中出现的次数。

杜威反复声明,“我们要提醒自己,教育本身并无目的。只是人,即家长和教师等,才有目的;而他们的目的,也不是像教育上的抽象概念。所以,他们的目的有无穷的变异,随着不同的儿童而不同,随着儿童的生长和教育者经验的增长而变化。即使能以文字表达的最正确的目的,除非我们认识到它们并不是目的,而是给教育者的建议,在他们解放和指导他们所遇到的具体环境的各种力量时,建议他们怎样观察,怎样展望未来,和怎样选择,那么这种目的,作为文字,将是有害无益。”(《民主主义与教育》)。

   我们从文字和图片并不能真正还原百年前的美国,还原美国的城市化、西进运动、禁酒、国民教育和福特汽车工业以及石油大亨的历史具象,但是,从永远都显得单薄的历史教科书中我们还是可以感觉到一种热火朝天而又阳光正直的味道弥漫在美利坚人的胸膛里和交错的目光中。杜威于是用同样味道的笔写出了《我的教育信条》(My Pedagogic Creed)。我知道,此时的他已算是人到中年,但笔尖依然铮亮而且流畅,甚至带有一点宗教的神圣感。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学术英雄——约翰·杜威。

    从今日的教育具象来看,杜威所批评的和所主张的,所欢迎的和所疑虑的,并无本质的不同。只是,人们在技术性的进步过程当中,传统教育的影子拖得更长,边缘更模糊,如条块分割、人更加像不同器官“零件”的集合体、教师再也难以回到传道授业解惑的理想轨道(“我是教思想政治的,你们班的纪律问题归你们班主任管”这样的话并非笔者在此虚构)。如此等等,我又觉得杜威真的很天真,正如尼尔·诺丁斯女士对杜威的评价。正如我们说股票买卖别太贪,胆子小一点的好,但是你我看到的都是牛市不出手,熊市忙出手的可怜景象。这又有什么法子呢?人们常常误读康德关于理性启蒙的思想,以为只有人有了理智就会得到解放,教育就会成为好教育。实则不然。康德说的是“敢于运用你的理智”,“敢于”比其他所有字句更贴近康德的本意。我们都很聪明,也爱反思,但往往缺乏胆略。而杜威不是。杜威的的确确那么做了,只不过,即便在世时,他的孤独也寒彻骨髓,只不过别人不能体会罢了。

    想想卢梭当众宣读《忏悔录》时旁听者的暗哑,就知道天真的人并非不知道人性的真相,只不过,众恶不为恶,独善难为善。想想罗杰斯所倡导的那些观念和作为,就知道在现代学校教育制度的架构下,一切美好的愿望是如何成为明日黄花。

   杜威对现代学校的压迫本质和文化再生产本质的认识早在布迪厄等人的文化霸权理论出来之前就有了清晰而简洁的论述:“仅注意使教育不被一个阶级积极地用来作为更加容易剥削另一个阶级的工具,这还不够。学校设施必须大量扩充,并提高效率,以便不只在名义上,而是在事实上减轻经济不平等的影响,使全国青少年为他们将来的事业受到同等的教育。要达到这个目的,不但要求有适当的学校管理设施,并辅以去年能够利用的家庭教育,而且要求对传统的文化理想、传统的课程以及传统的教学和训练的方法,进行必要的改革,使所有青年能继续在教育影响之下,成为他们自己经济和社会的职业的主人。”(《民主主义与教育》)因为这一点,所以前几天我曾写过一篇博文,表明我对杜威真诚而不虚伪的敬重。这是真正的民主主义战士。但是,当我环视周遭的学校,高价生、内幕生、造假生,生生不息;学区房、天价房、情侣房,惶惶不可终日,(注:四川人把fang和huang念一个音。)不免恼恨之余,说出这样一句话:

    把你的石头留下,带走你的真金白银。(可译作:Leave your stone behind, and take your hard money away!)

【请勿转载和引用!本人保留必要的法律权利。——李玉文2010-08-11)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