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玉文的博客

请全社会给学校教育和孩子成长真诚的爱护!

 
 
 

日志

 
 
关于我

永远的中师生,自学成才,曾经很想当一辈子幸福的中小学老师,但天不从人愿,只好走出来。现供职于西南大学教育学院,继续当老师,不过是当未来老师的老师。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为什么要读“流氓外教“的文字  

2008-07-18 18:00:59|  分类: 原创-学术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环球时报7月18日报道英国《卫报》7月17日刊登文章称,2007年在中国网络上被网民们痛骂的上海‘流氓外教’向《卫报》披露了他的身份。他称自己之所以掀起那场风波,是因为他正准备出版一本书,题目叫‘中国永远不可能伟大的50个原因’。“
       以上这段报道,我想,足以让很多读到它的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男人心里大抵不太好受。我也是中国人,而且也是中国男人之一分子,也是这”流氓外教“的侮辱对象之一。如果今天暗杀和决斗既不犯公法,也不遭私法否定,我很愿意和一帮有志者组织这样一场有意义的行动。鲁迅先生说:”辱骂与恐吓绝不是战斗“。我看到,网络上和其他媒体上就此,从去年这上海的”流氓外教“曝光以来,将义愤呈诸文字者,可谓汗牛充栋,数不胜数。但在我看来,不过都是伤不了敌人毫发半点的匹夫之怒,激昂者手无寸铁,貌似理性者却易消磨国人的意志和战斗的激情。
        某些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女人的毫无骨气和犯贱,我是亲眼目睹的。笔者忝为博士,自然也与某些才女同行。一次在燕郊授课,回来时与一洋学生、一同校女博士同车。该洋学生高高大大,对中国的感情十分的友好。于是我们聊了很多事情。但在互相交换电话号码时,那位女博士可人儿说了一句让我永远都如鲠在喉的话:”好,以后有学英语的老师了。“我那个晕就快让地球逆转:这女博士何门何派?乃研究中国现代文学者也。一个以自己母语文学为工作对象的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却无半点对母语文化的自觉意识,无半点担当母语文化传播和光大的自觉意识,不管是男是女,这种自己矮化自己和母语文化的做头,不亚于一次倒插门的文化特洛伊行动。
       所以,我想到,如果要说感到愤懑和羞辱的,应该是那些受到这位”流氓外教“玩弄的女性和她们身边不争气的中国男人。中国人数目庞大,难免鱼龙混杂。就在那些自以为是的民族历史那里,也少不了国难时的民族叛徒和平时里的文化自残儿。但是,对此超越底线的宽容,我看是我们才有的。韩国要用四年左右的时间清算韩奸财产,将其充公。在二战结束已六十年的今天,当年还活着的那些民族叛徒实际上大部分已经作古。韩国政府这项举措多少只具有一些象征性的意义,它宣示的是韩国政府及其民众在对待民族叛徒问题上的态度和应该采取的”正确行动“。这项举措是某些中国人看来,多少有点不利于制造和谐社会和神经质。但在笔者看来,比起我们为汉奸张本、为叛徒叫好又叫座的电影文学来说,高下优劣,一目了然。
       一个人,一个民族,有时候可以惊人地做出选择性失忆或者选择性思考问题。据说鸵鸟被追急时,就把头钻进沙里,自以为平安无事。但在我看来,平时里为了让自己浑浑噩噩地愉快而有”意义“地活着——即便西方文化的丧家的乏走狗,某些人不会去阅读中国人自己的历史,不会去了解中国历史上的民族英雄,不会对今天无处不在的西方文化殖民产生半星儿的不适。他们是被强奸而且十分幸福的。而对另一部分人来说,外族的伤害自然令人十分心痛,愤怒哦,不停地愤怒,然后还是愤怒。就是忘记了,血有时候是必须要流的,心痛也未尝不是良剂。当年谭嗣同之所以要主动赴死,就因为非有猛药,不足以让麻木的国人惊醒。而今天虽不及至此,但要让大家心痛一下,却也未尝不可。
      所以,我想,我能理解张结海教授号召大家不要购买”流氓外教“的书的心情,但是具体方法我却不太赞成。被人骂,而且是被人剥光了骂,虽然并不都是事实,却又被人抓住了小辫子,那种痛苦不是那么好受的。有人说,复仇乃心胸狭隘者所为,或曰有更高尚且无形的复仇,我说,这都是蠢货或者体型孱弱且心智低劣者的看本。一个人直接把手指头指到你的鼻梁上,即便战死,也比暂时的策略性退缩要高尚一千倍。中国人发明了太多意义深刻的成语,如”忍气吞声“、”忍辱负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之类的屁话,却把”拔剑而起“、“挺身而斗”视作匹夫之勇。说白了,是因为我们惧怕的太多,思考得太多,到后来,干脆把惧怕和怯懦作为一种生存的本性法则,把躲避和逃避当作至高无上的策略。
      但是,我想,在今天,我们虽还不及西方国家强大,但应该说已过了满足温饱的年代,如果还如此气质孱弱而且只是挥了拳头远远叫阵,那不是悲哀,而是更深层次的耻辱。因为,“流氓外教”自己把很多我们民族性里该彻底埋葬的东西血淋淋地、赤裸裸地、毫无遮掩地掀出来。为什么不看?看了痛苦自然让人彻夜难眠,但是我们却明白自己到底该继续干些什么,是在钱包鼓了以后就去买一张西方国家的绿卡,或者讨要一点白人的精子?
还是我们也要作为一个征服者,一个主动的文化征服者,男人和女人,都一直来行动。我们相信有一些西方人是值得尊敬的,但是也有一些西方人,我们只有用征服的法则征服之。而要征服,并不需要到我们变成超级大国。当年的中日甲午海战,从军事和经济计量的角度看,我们舰船的吨位、我们大炮的射程、我们军士的训练时数,都远远超过了弹丸小国日本,但却在战场上一败涂地。何也?中国人总算还留了一句好话:生儿如羊不若生子如狼。我记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新华文摘》上转载了一篇小说,可惜忘记了名字,是讲满族入关时何等英雄气概,待到八国联军打进来,其气质又何等孱弱。前年夏天,我到了银川城外连绵起伏的贺兰山下,仿佛听到了猎猎的旗风和震天动地的厮杀声。我想,一个民族只有热爱血,热爱心痛,才会抛开细枝末节,直奔主题,这就是,培养我们英武而且要强的民族性。十里洋场和鹦鹉学舌是不可能成就伟大的,款款身姿和杯觥交错只会使人丧失志气。读一读那些侮辱性的文字,学一学当年夫差和勾践,又有什么不好!难道我们还要等待再出来一个“流氓外教”然后再一次发动“网络追缉令”最后又归寂于庸碌和继续忍受某些人的犯贱么?
                                                                                                     2008/7/18下午,重庆
         2008/7/20补叙:
         强势文化、文化征服、文化殖民、文化自大狂、文化沙文主义……这些词汇对于某些人来说多少是茅坑里的蛆,不愿去看,去碰,但却是整个人类进化史上血淋淋的事实。一般认为,经济强大了,自然一切都很好,一切都自不用待言。实际上都是迂夫子脑筋。一个人腰里揣了五百万,是请个保镖来捍卫自己的财产,还是自己练出一身武功,抑或少走夜路,或随时准备1000美金的小费请劫匪笑纳,或像某个中国姑娘主动贴了告示要和人渣“处朋友”(这多少有点超级黑色幽默且加一点毕加索印象派或野兽派或三岁婴儿搞笑派的艺术品性了)……路是自己选择的,但是胜利的方式却只有一种:强大,精神上的强大比起物质上的富足有时候更能适合一个人、一个民族的生存和发展,而这比起跪求某暂时具有优势的民族的精子显然要来得伟大,而且更加值得尊重。只有不畏惧战争、复仇和争强斗狠的民族才是伟大的,因为和平的大门掌握在决断、勇敢和机敏而不是优柔寡断、孱弱和迟钝的手里。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